一直听歌(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3 14:29:1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回看——蓦然回首,其实原创

1.

余忆童稚时,表哥送我一盒磁带,磁带反面写着夜的第七章、听妈妈的话、千里之外、本草纲目、红模仿、白色风车、迷迭香。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依然范特西》的盗版磁带!有一段时间,我一直不知道“心里的雨倾盆的下”的出处,但心里就是存着这一个旋律。

当时还不很喜欢迷迭香和红模仿,只是觉得本草纲目、白色风车出奇好听,适逢街头服装店音响整天放着“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的情怯、情切、亲切歌声,于是便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周杰伦的粉丝。

后来,忽如一夜梨花开,我还哼着“霍霍霍霍霍霍霍霍”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已经在发问“断桥是否下过雪”?

当时,班级里那些潮流的同学们嘲笑挤兑我——“土死了,周杰伦老早不流行啦”、“周杰伦有什么好的现在都听许嵩啦”、“周杰伦人品不好”。现在回味,小朋友们自以为是又贱兮兮的挖苦和嘲讽,真是又可爱又讨厌啊。

不过“偶像”一直都是是一种要被各家粉丝相互比较、挖苦的东西。

走过外放着“别等到一千年以后”和“你爱我还是他”的街道,回到家,我问老姐:“姐,你的偶像是谁?”

老姐指了指电视,说,就是他。

我看向电视——一辆旧旧的、看上去却非常温暖的面包车停在绿色的草地上,一个很眼熟的大学生坐在车上,弹着吉他唱着歌——“我在淋过……”

唉,老姐,你的偶像也不是周杰伦啊。我又看一眼电视,画面里的大男孩真是格外的阳光帅气。我瞟一眼姐姐,嘟哝到:“真是看脸的世界!”

但我一向倔强到顽固,仍然不为所动。我买了一个试卷夹,封面就是一张周杰伦的头像和《牛仔很忙》《不能说的秘密》的歌词。诶诶诶,小朋友们,呜啦啦啦火车笛,牛仔很忙滴!

然而,我的挚爱小红,却给了周杰伦致命的一击——她用着流行的杂牌MP3、插着耳机,走过我的桌边,瞟了一眼正在用复读机外放《白色风车》的我,说:“看看这个人,啧,还在听周杰伦!”我顿感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把我碳化。

于是,白色风车就这样被一个五年级小姑娘的一句话硬生生的给拆掉了!我突然明白,在一个爱的人面前,所谓的什么精神食粮、精神支柱是多么不堪一击。

就这样,白色的风车被拆了,很忙的牛仔下线了,迷迭香也终于腐烂了。

与之而来,我开始发问“断桥是否下过雪”,遗憾“你灰色头像不会再跳动”,感叹“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总想给讨厌的情敌小明安排一场有我独特风格的“玫瑰花的葬礼”。

突然,我听到一个声音——“让子弹飞一会!”——“啪啪啪啪啪啪”——等我回味过来,他们又忽然告诉我——“诶诶诶,现在许嵩早已经不流行啦,大家都在听张杰啦!”

我看到班上成绩倒数第一的小明正在对小红唱到“你是我成功路上的堡垒,AAA~”——于是,自然,最美的太阳火化了玫瑰的葬礼。

——至于那个卖水的小哥,除了他卖水的本职工作外,小学的我真是毫无印象!

2.

小红小明大大方方的在一起了!我也迷迷糊糊的上初中了。

老姐大学寒假归来后的第二个星期,我的初一上也终于落幕。回家时,突然听到一阵像落叶缓缓飘落的旋律——“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这样做”——那是老姐电脑发出的。

我忙问:“姐,这是什么歌?谁唱的?”

老姐说:“爱错,王力宏唱的。”

老姐正在电脑上看王力宏的演唱会。我探过头去,老姐便给我掇了一条小板凳,我刚坐下,一看屏幕就说:“这不是那个卖水的小哥吗?”

老姐挑了挑眉毛,给我一个意犹未尽的、关爱的眼神。

那个下午,我坐在小板凳上和老姐一起看了我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真是格外精彩的一场演唱会,我现在还记得那把寒光冷冽的龙吉他发出的惊艳吼声。

演唱会结束后,我就把这部视频——“王力宏2008MUSIC-MAN小巨蛋演唱会”——拷贝到自己的MP4里。

我还记得当时,我用老姐的那个只能上2G网的破索尼爱立信在百度百科上一遍又一遍的看王力宏的信息——那真是我看过的最长的百度百科啊。当时妈妈教育我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好大学,男孩子嘛,以后要举措优雅、多才多艺。

于是,王力宏理所应当的成为我的人生偶像。于是,哇哈哈成为我的“水中贵族”。

我问老姐电脑上有没有什么王力宏的歌,老姐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几乎全是王力宏的歌——有脑海中被突然唤醒记忆的《kiss goodbye》《唯一》《第一个清晨》《两个人并不等于我们》,有会跟着哼唱的《大城小爱》,有和周杰伦中国风几乎完全两路子的Chinked-Out曲风《盖世英雄》《花田错》《在梅边》,有非常好玩的《爱得得体》《女朋友》《玩偶》,有故乡情结的《落叶归根》,有虚弱的《需要人陪》,有阴森森的《竹林深处》,有要改变自己的《改变自己》……当然咯,还有我最爱的、却永远也唱不好的《爱错》!

后来我一直都诧异:为什么小学的时候,我只知道这个小哥是卖水的,而他的那些歌曲听起来却又如此熟悉?后来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在每个放着“我想带你回我的外婆家一起”的服装店对面,都有一家放着“每一次和你分开,深深地被你打败”的竞争对手。

3.

开学后,我便急于向四周推销“我”的音乐。

前桌是一个奉《小时代》为圣经的矮胖女生,成绩差的一塌糊涂。

我想,这便是最好的下手羔羊。于是我和她说:“你来听听这首歌看看。”便给她播放了我的入坑曲——《爱错》。

她接过耳机,听了约有几十秒,发出几声不轻不重的“啧”以后,一脸平静地说:“其实吧,这首歌吧,还是不错的,在华语乐坛……”

我还在回味什么叫做“月台”的时候,她拿出自己的MP3给我放了一首韩语歌。一开口,我便暗骂“这什么鸟语?”,却也颇有味道地点了点头。

我再向四周同学推销,当然也都四周碰壁。

等我终于能把《在梅边》的歌词完全记住的时候,那已经是初二了,我也收到了妈妈给予我人生的第一台智能机——ipod touch4.

我记得有一堂音乐课,老师给我们点歌。我说:“王力宏!”不料,回声却基因突变,后面排山倒海的音浪打过来——“徐良!”还陆续夹杂着“王力宏早不红了”“你知道XX平台排名第一是谁吗”——又是各种嘲讽挖苦。现在我还记得当时那个场景——有几个男生嘴巴像蚌一样张开,唾液在上下颚间藕断丝连,面目狰狞,其中一个还偷过我的纯牛奶……小学生的嘲讽挖苦让我觉得童稚可爱,然而,一帮平均身高160+的初二学生的无脑嘲讽,让我只想用榔头把探出头的地鼠一个一个敲下去……当时我突然想到一句歌词——“千年过去,当我再度拨弄琴韵,更多冷箭更多冷言冷语”。啊,知音你在哪里!

在他们还在说歌手的时候,机智的我说了歌名——“老师,在梅边!”

我想,当“在梅边落花似雪分分绵绵谁人怜”的歌声响起时,大家一定会如痴如醉、细细品味。前奏渐渐响起……我遭到了无边的谩骂——“什么破歌啊!”“神经病吧,音乐课上听什么老戏!”——我忙安抚情绪道:“开始而已吗,这首歌把京剧昆……”“@#¥%#@*&*!”回想起我都一直心中揣揣,幸好当时他们手上没有鸡蛋和白菜……

等到在梅边的第一个副歌结束,老师说:“时间有限,同学们我们就听半首。”当然咯,之后响起了“你若离去~后会无期~”。这首歌结束时,我以我标准的乡村英语说“废物瑞特个哦(favorite girl)”,音乐老师竟也听懂了,便播放了起来。贾斯丁比伯的第一句英语刚发出,之前还骂我的那个男生便道:“啧,这首歌还不错,嗯,这首歌还不错”。

我突然想到,给人看一幅抽象画,看不懂的他会淡淡说一句:“嗯,很不错,构图很讲究,色彩用的很细腻。”但给他看《蒙娜丽莎》,他可能开口就道:“我天啊,好丑啊。”

(蒙娜丽莎:我还是感觉右边的表亲比较靓)

4.

于是,我听英文歌的生涯被激活了。

初中英语老师在教室电脑上存了的《yesterday once more》的MV,每次下课英语课代表都会播放。严格上说,这应该我人生中第一首能完整唱下来的英文歌,记忆中卡朋特好像在MV某一刻翻了个白眼。但我真正去自学的第一首英文歌还是皇后乐队的《we will rock you》。当时,连何谓“连读”都不知道的我,毅然开始学唱这首歌,就第一句“buddy you're a boy”也是听了十几遍才学会的……

当我能勉强咬准《we will rock you》时,终于可以一口英文耍帅啦,反正身边都是乡村英语他们听不懂啊哈哈哈。我在初中英语课上唱,在高中英语课上唱——谁敢说“什么破歌现在早不流行了!”?其中有一段时间我真是痴迷于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闪光的声音啊,尤其钟爱《killer queen》,真是能文能武,时绵时刚,在雪糕和宝钻之间游走。

之后一直用touch4瞎听,听MJ,听鲍勃迪伦说话和游吟般的歌唱,喜欢猫王的《Hound Dog》、《Jailhouse Rock》里的高音划过一丝诡异,同样喜欢他骚骚的《Heartbreak Hotel》,喜欢披头士简单又纯纯的《Yellow Submarine》,也有听詹姆斯布朗、雷·查尔斯、滚石乐队……这么说来好像也不全是瞎听,但也就把MJ一些酷酷的歌曲歌词背了一下,其他也就囫囵吞枣地瞎哼哼。

不过在后来,当高中英语老师说到鲍勃迪伦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便悠然唱到“how many road must man walk down,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现在想想老师发光的眼睛和看到老师眼神就纷纷回头看我的同学们,感觉还是很洋洋得意。

有时候我会觉得,当时囫囵吞肚的枣也许都是孙悟空乱吃的仙丹啊。

5.

中考后,因为成绩还算不错,于是去了县里最好的高中。

到了高中,顿感同学们的品味是如此的相合,喜欢的歌手几乎全是周杰伦、王力宏、林俊杰、陈奕迅、五月天这么几个。

有一次在去往操场的路上,我们在聊流行歌手,我和同学小昭有过一个争论:王力宏和陈奕迅谁更厉害?小昭同学认为是陈奕迅,因为他听说陈奕迅唱功很好。我坚信是王力宏,因为我听说王力宏唱功也很好而且王力宏明显更帅。于是,对“唱功”只限于听说而又几乎没听过对面作品的两个人,开始了操场上一圈又一圈、马拉松式的争论。我们不厌其烦地讲述着自己偶像的优点,但又很难去攻击对面的缺点,因为大家都不清楚。学历、长相、才华、人品、奖项都被我们一一比较过去。我觉得因为他极其的能言善辩,而使每次王力宏本应取得绝对优势的邻域却被迫的平分秋色,相必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当他终于发现面对顽韧的我,这场拔河是无法获胜的,于是急于求胜的他可耻地指出王力宏是一个gay。而怒火攻心的我基于记忆中阅读的新闻,则下流地给予“陈独睾”的回应。

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小关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于是他说:“我听出了这两个人都很厉害了,那请问两位大哥:哪些歌手非主流?”

我们几乎一口同声:“XX、XX、XXX!”

小昭一脸嫌弃:“也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火起来的。”

我问小关:“诶诶,你最喜欢的歌手是谁?”他说:“周杰伦啊。”

于是我们三个围绕着名为“周杰伦”的主题,和谐地开始新一轮的聊天。对着各路神仙的指指点点,不正是凡人们的津津有味吗?

(后会有期)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