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五一跟男朋友去拍婚纱照,看到照片后我哭了...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1-09-24 15:34:3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来   源:少女兔(ID:iiilass)


放假了,

又到了出门拍照的时候。


不知道谁跟我说,

“女人最美的时刻,就是穿上婚纱的时刻”,

听得我心中充满无限幻想。


这不,趁着五一,

我就拖着男朋友去拍婚纱照了。

化妆打扮各种收拾一通后,

我们就出门拍外景啦。



摄影师先给我们牵来一匹白马,

我内心狂喜:

“这一定是要拍王子和公主系列吧!”


我不禁开始想象,

自己身骑白马长裙飘逸的样子。

⬇️

怎一个美字了得!



然而当我看到相机里的照片时,

我整个人都懵了!

⬇️

这哪里是王子和公主的故事?

这分明是在告诉我们,

王子和半兽人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我可算明白了,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摄影师!

不然给你拍丑不说,

一不小心还能给你拍得不像人。



我看着照片里长着马屁股的自己,

心痛之余也有点欣慰,

因为我知道,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摄影师,

像我这么惨的,还有很多个。



接下来,就请大家欣赏,

大型拍摄惨案现场!


摄影师让我扯着媳妇的裙摆,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于是,你们看我像不像孔雀开屏

.

.

.



第一次发现我媳妇好霸气,

特别是鼻孔和大腿。

媳妇听了想打人





朋友花19万日元到日本拍的婚纱照,

看完真的惊呆了,

比手机拍的还差。

 

@ChangClare

本来两人想浪漫一下,

“轻轻贴近你的耳朵,撒浪嘿哟~”

结果全被摄影师毁了。


活像两个没有感情的小矮人!

这真是我见过最糟糕的比心


本来想来个“转角遇到爱”,

偏偏拍成了

“分手 say goodbye”。

呵呵,这就是摄影师眼中的爱情吧~


换了套婚纱和西服,

也没能躲过摄影师的魔爪。

摄影师你老实讲,

你是不是情敌派来搞事情的!




巴厘岛拍婚纱照,

摄影师说一定给我们拍得高大上,

然后随手一指那棵树说,

“就去那儿吧”

我们:????

确定是巴厘岛,

不是楼下小公园吗?


换了身衣服后,

终于也要换背景了,

这时,摄影师随手指了下这片花丛,

我们:?????

这熟悉的花丛,

就是楼下公园无疑了!


跟摄影师说想拍海景,

摄影师低头沉思了很久,

带我们来到了小河畔……

说好的碧海蓝天呢?

长着青苔的小河就把人打发了?


摄影师说,

“碧海是没有的,蓝天我可以给你们找找”,

于是带我们来到一个小山坡……


至于为什么叫小山坡呢,

大家自己看吧,

放着牛呢!

牛表示很委屈:

“打扰我们吃草我们说啥了?”



照片出来后,

哥们儿都说我没穿裤子,

扯媳妇的裙子遮羞!

媳妇食指轻挑你下巴的动作,

不用猜我就知道是摄影师教的。



摄影师让我俩眼神迷离地看着他,

咔嚓,定格,够迷离不?

绝对迷离,

新郎的眼睛都能碾压李荣浩了好么!




摄影师说先安静的来一张,

行,没问题,

但是能不能不要拍到我脚,

我不要面子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

这张看起来新娘二米八,

新郎一米五!


摄影师说,

“那就跳起来吧,跳起来显高”,

我也是信了他滴邪,

这抓拍的我什么姿势?

孙悟空翻筋斗云?

小哪吒耍混天凌?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像小沈阳吗?




我的摄影师可能只会教一个动作:

“看那儿!”

新郎:老婆你看~

新娘:那有啥啊?

新郎:我也不知道~


你看那是什么?


换套衣服继续看……

新娘:老公,这次该你看了!


下面看完45度角往上看,

我是真的累了,

摄影师麻烦你下次学学别的姿势吧。




人生中第一次结婚,

给我拍出了冥婚的感觉,

摄影师出来!

我保证不打你!


猜猜我们在哪儿?

不圈出来你们找的到吗?

怀疑摄影师主要是想拍大楼,

我们是不小心入镜的吧!


看我,天现异象,

身后的妖云一度让我怀疑我要渡劫了,

摄影师,是不是P图太过了?

这是婚纱照可不是科幻片啊!


这过度的PS,

直接把好好的砖瓦院子变成了冷宫!



给我拍得这么猥琐不说,

右图还只给我露半截胳膊,

苍白的胳膊上还青筋暴起。

果然,玩的就是心跳,

拍出来的跟你想要的,

就是要有距离!


看起来是不是觉得我媳妇很肥?

一膀子能扇死我的那种?

其实我媳妇才80斤啊!

硬是拍成了180斤!

让媳妇拿这膀子扇死摄影师吧~




摄影大哥,

能不能别让我媳妇躺在这荒郊野地烂泥里,

跟被小流氓侮辱了似的,

还要保持微笑……

新娘: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摄像师:

“既然你舍不得看你媳妇一个人,那你也过去吧”

我:????




乡村自由风格的婚纱照,

看我拎着大红裙的样子,

像不像在扭秧歌?

也不知道老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望着我的。





自从我拍了这套结婚照,

闺蜜都说我是从戏班子出来的,

才不是呢!

戏班子会穿高跟鞋唱戏吗?



哥们儿也太没眼光了吧,

居然说这张是我媳妇在给我喂奶……

讲真,你不说给你喂奶,

我还以为给孩子喂奶呢!

冒昧问一句:

“那个光头就是你吗?”

还真没看出来……




我妈看到这张,心疼死我了,

她说:

“儿子啊,你媳妇是踩着高跷跟你拍的吧?”

“还有这裤子的颜色和质量,咋感觉像耍猴的?”

好好的婚纱拍摄,

变成了杂耍现场,

又踩高跷又耍猴!


老妈你说的没错,

这系列照片来源于摄影师的‘石猴’灵感,

你看,这拍的就是我刚从石头里蹦出来!

哈哈哈哈,摄影师有毒吧~




感情深,一口闷!

来,干了这一瓶盖矿泉水......

咋还打广告呢?

摄影师接两份活啊?



外景太难拍了,

机智的我们选择了室内“宫廷风”拍摄。

本以为是高端大气的,

结果没想到是臃肿土气的。

兄dei,

这大棉裤是认真的吗?


我觉得我是朴实的“乡村”思想者,

朋友偏说我在蹲坑,

你们见过这么既老土又华丽的厕所吗?

兄dei

我只注意到你大棉裤膝盖处破了?




看到照片的那一刻,

朋友弱弱的问了句:

“你看你俩像不像吃多了三鹿奶粉?”

我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骂朋友,

还是打摄影师……

我劝你抽自己俩耳光,

好好反省下是不是得罪摄影师了~



据说在海边骑自行车很浪漫,

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我想自杀!

来,摄影师过来,

你来给我推个自行车浪漫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

背景弄那么假,

偏偏自行车很真实,

不禁让人想唱,

“我的自行车,时尚时尚最时尚。”




看完这些惨不忍睹的婚纱照,

广大单身狗们是不是笑出了声?

“让你秀,让你秀恩爱,秀结婚!”




然而,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不要以为不拍婚纱照就能逃过一劫,

摄影师找不好,

明星也能拍成路人甲!


印象中的郭敬明:霸道总裁范儿


得罪摄影师后秒变霍比特人


同样遭遇的还有林宥嘉


连陈奕迅也中招了

找啊找啊找朋友,

找到三个小朋友,

敬个礼啊握握手,

小矮人一生一起走~




印象中的范冰冰:霸气全开的女王


得罪了摄影师后秒变白眼担当

李晨看了想打人



印象中的李冰冰:端庄大气女神范


得罪摄影师后秒变抠鼻大王




印象中的潘玮柏:阳光帅气大男孩


得罪摄影师后秒变穿棉袄的放羊娃



印象中:音乐鬼才周杰伦


得罪摄影师后秒变混搭小公举

谁来给我解释下这高跟鞋啥情况?



连风光靓丽的明星

都能被一张照片毁掉所有形象,

这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

千万不要得罪摄影师,

不然你是怎么丑死的都不知道!


来源:兔姐,宇宙疼老婆协会VIP会员,超人气美女漫画师,最懂少女心的公众号:少女兔(iiilass)


 【 点 击 查 看 精 选 文 章 】

“性”(很短很深)

每一个母亲和孩子之间,都是生死之交!

母亲去世3天才被发现,发现时儿子竟然在....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