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薛原 | 风雨过后(八)完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06-11 16:46:0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提示点击上方"冰凌文学"免费订阅本刊


作者简介

薛原,1957年生于青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山东文学》《时代文学》《朔方》《当代小说》《青岛文学》《市北文学》等期刊发表小说若干。现居青岛市市北区延安路街道办事处龙潭路社区。


那天早晨,我刚走进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是老处长打来的,他电话里说:大周,晚上不要安排活动,来参加我的生日宴。

生日宴?挂断电话,猛然间我想起老处长的生日跟哥的生日是同一天。这些年为了能参加老处长晚上的生日宴会,哥的寿面大都是安排在中午吃。

我快步走出办公大楼,去了小商品市场,买一些祭祀物品,然后驱车前往哥的墓地。一种深深的自责随着车轮的飞转,在我心里翻腾。过去,曾有过几次记得哥的生日呢?每次都是嫂子打来电话:小弟,明天是你哥的生日,和惠英回来吃面。现在,现在再也吃不着哥的寿面了。我不禁悲从中来。

来到墓地,老远看到哥的墓碑上方青烟缭绕,有个人影在墓前晃动。走到近处,发现是嫂子在祭奠哥。她蹲在墓碑前,用树枝轻轻地拨弄着燃烧的纸钱。墓前的石台上供着一碗面,嫂子拿起盛着菜的塑料饭盒,一筷子一筷子夹到碗里,直到菜满得从碗里掉出来。她一边夹菜一边嘟囔:吃吧,吃吧,多吃一些,这是你爱吃得那口酸辣土豆丝。

放下手中的饭盒,她捶了捶膝盖坐到了地上,拿了几迭纸钱放在那一小堆快要熄灭的灰烬上,然后抬起头,眼盯着哥的墓碑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跟哥诉说:

“想想看,哪个女人不想住宽敞明亮的房子,不想穿漂亮时尚的衣裳,不想去大饭店里坐一坐,闲暇的时候逛逛商场旅旅游。可咱家钱少得可怜,分分角角算计着过日子的滋味,你是不知道,那不是一般的不好受呀。几年前,我被初中的女同学硬拽着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看到那些光鲜时髦夸夸其谈相互比试的女同学,我只能带着尴尬的笑容缩在角落里。唉,你住院那阵子,交不上治疗费,难得我跳海的心思都有。更让我伤心的是,家里穷,让五一丢了自信,一天说不了半句话。死鬼,我就没跟你过上一天好日子,你拍拍屁股走了,闪下我接着遭罪呀。”嫂子抬手用袖口擦了擦了脸,接着说:“老周,我骂你死鬼,和说这些你不会不高兴吧?你不高兴,我也得跟你说,前些天惠英好不容易又给五一介绍了个对象,还好,俩人性格相近,见过面后印象不错,可那姑娘到了咱家里看过之后,走了再就没了回音。没钱没房的儿子咋娶媳妇?想起这些,我睡不着觉,心里不知咋地就怨恨起你和我来……”

许多年来,我一直以为在嫂子心里,她跟哥生活在一起是幸福的。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了些,但她似乎是无怨无悔。此刻,我的心仿佛被炸了一下,有一种四散纷飞的感觉。

我傻站在燎绕的烟雾里,看着神情苦巴巴的嫂子抹眼泪……心想,要是来场雨就好了,让雨水冲洗掉嫂子脸上和心里的泪。

真怪,想了,还真就来了。天上飞来一片云,飘在墓地的上空,落下几个零星小雨点后,云被风吹走了,天又晴了。我希望嫂子心里的那片乌云也随风而去,像这天,雨过天晴。

然而,那片吹走的云却飘进我的眼里,溶成了泪花。

落上雨点的那几迭纸钱烧得压抑,微弱的火苗被烟笼罩着。一阵风把烟吹过来,呛得我咳嗽了几声。嫂子听到身后的声音猛然回头,看见我站在那里,慌慌地站起来,抹了把脸,问:小弟,你啥时候来的?

我刚到。我搓着眼说。

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嫂子一脸的惶恐。

我摇摇头。走到哥的墓前,从嫂子手里拿过树枝,拨弄了几下冒烟的纸钱,火苗一下子冲了起来。我冲着哥的墓碑双膝跪下,对哥说,也像是在对嫂子说:哥,听我一个在建委的同学说,咱家住得那片棚户区,市里已决定拆掉重建,用不了多久嫂子和五一就会住进楼房,你在那边安心吧。

说完,我抬头仰望了一下天,侧脸看了看嫂子。

嫂子枯瘦脸上泛出一丝笑容,挂在她唇角的一滴泪在明艳天光里,一闪一闪的。

我转回头来,额头触地,重重地给哥也是在给老天,磕了三个响头。

晚间,老处长的生日宴会上,我忽然想起这一次竟然忘记给老处长带生日礼物。从墓地回来后,我心里像有一个小小的风铃随风而动,当啷当啷清清脆脆地撞击着胸壁让我静不下来,满脑子都在想着嫂子,想着她在哥墓前诉说的话……所有的女人都曾有过五彩缤纷的梦,嫂子也曾有过梦。不是她的翅膀无力,而是太稠的贫困生活泥浆,油腻腻地粘住了她的羽毛……

掌声突然地响起来,我站起身来混混沌沌地跟着其他人,举杯祝福老处长寿比南山,心里却在念着哥的名字。别人让我喝酒,我端起酒杯,让酒杯来了个底朝天,没人劝酒的时候,我端起杯自己灌自己。

深夜,我摇摇晃晃地回到家,一头扎进书房,从相册中翻出哥的照片。哥微笑地看着我,那笑容让我眼睛潮湿。

这时,书房门开了,惠英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她瞅了我几眼,说:瞧你一身的酒臭气,你看看都几点了。

吵什么吵!我借着酒劲,不耐烦地挥手嚷道:你就不能像嫂子那样宽容些!

真的没想到,惠英即刻绿了脸,略一停,就一步跨进来,瞪着两眼,大声说:我学不会嫂子那样的宽容嫂子她是被好儿媳好妻子好母亲好嫂子的好名声压弯了腰!被嫂子的贤惠宠坏了一个男人!

这番话或许憋在惠英心里许久,今晚终于爆发了出来。她说话时像机关枪突突地射出一梭子子弹,没有喘一口气。听她话里有责怪嫂子的意思,我气愤地将她推出书房,摔手关上门。惠英在外面用脚踢了两下门,嚷道:我说的都是实事,你爱听不听!

下半夜,酒劲渐渐过去,心气儿也消散了大半。今天我这是怎么了?从哪里借来的勇气,对惠英发这么大的火?而往常,也有喝多酒的时候,惠英说几句,我最多也就是冲她瞪瞪眼而已。

我的脑袋里像塞进一团乱麻,去卫生间冷水洗了把脸,回到书房,头脑清醒了些。再想想往事,细细一琢磨,忽然觉得惠英所说的话不无道理。

此时,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嫂子接到医院催缴治疗费的通知单,一脸无奈和酸楚的表情……因为欠费,医院已经停了两天的药,嫂子难过地蹲在医院花坛边上嘤嘤泣泣。嫂子看着我走过来,那时她已哭不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两个肩膀一耸一耸的。我担心她整个人都变成水,会哭没了。我紧紧牵过嫂子的手臂,摇着头声音湿湿地说,嫂子不哭,不哭了……

我不知道,嫂子那汪汪的一洼苦涩的泪水,会不会枯萎了她心中所喜爱的那棵向日葵?

窗外的天空中有一颗流星划过,那光亮瞬间消失了。我躺在沙发里,上下眼皮不听使唤地打起架来,眼前朦朦胧胧地出现了嫂子第一次踏进我家门槛时的情景。天上下着小雨,顺着屋檐淌下的雨滴,落在地上,溅起一圈圈涟漪。

(完)             

刊于2017年第12期《朔方》


往期精选


围观

于凌 | 2018,妖娆着走来……


热文



《冰凌文学》编辑部

主编凌子

编委吴宝泉  韩松礼  沽船  

            半岛小筑  六一日月  程程  

版面编辑都督  方张

美术编辑都督  方张


赞赏作者,鼓励原创

赏金半数是作者稿费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易宾a | 主题: - , 订阅: -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