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书院】捕捉一只野生男友(四)/缺席琵琶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05-21 16:43:3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捕捉一只野生男友
缺席琵琶手

我叫陈小撸,

男友C博士在读,

他是我费了吃奶的劲儿

追来的,

这过程既艰辛又坎坷,

还不要脸。


04
连载

C.受伤的白鸟

1

我终于和C君去了本打算表白的咖啡馆,且这次可是他主动邀约的。

他一本正经地说:“去你上次说的那个咖啡馆坐坐吧,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意识到将有一场硬仗要打了,我也一本正经地点头说好。

他喜欢打球,但又不想每天在球场见到我,这矛盾不可调和,我大概快把他逼疯了。

一路上他走得飞快,我连跑带颠的还落半个身位。

来到咖啡馆坐下来,服务员把菜单递给了我,我翻了半天点了个焦糖玛奇朵,又将菜单递给了他。

他并没有看,直接递还给服务员说:“来杯冰水就行。”

我们相对沉默了一阵,他的冰水来了,他并没有要喝的意思。我的焦糖玛奇朵也来了,我用小勺舀起一勺奶油抿了一口,说:“好吃哎,你要尝尝吗?”说着我舀起一勺伸到他面前。

他看了眼勺子,缓缓移开目光看向我,沉沉地呼了口气,说:“陈小撸,我是有哪里对不起你吗?”

我摇摇头说:“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是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我吸了口饮料,不疾不徐地说:“你说得很清楚,我也理解得很深刻,其实是你自己不清楚罢了。”

“我不清楚?”他一脸疑惑。

我正视他的眼睛,说:“你当我愿意来找你啊?谁想天天来看你一张大臭脸,我的心也不是木头做的,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C君一怔,避开我的目光扭头看向窗外,良久之后说:“我感谢你的抬爱,但我真的……无福消受,既然大家都挺煎熬的,总得想个办法结束这种状态吧?”

我马上说:“没错,我有个特别好的办法!”

他突然眼睛一亮,就像看到了黑暗里的一扇门,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我一本正经地说:“那就是你从了我,跟我回高老庄吧!”

方才面色还有些内疚的C君,脸立马又垮了下来,他没好气地说:“我居然还期待你这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我告诉你陈小撸,从今天开始你我桥归桥,路归路,高老庄要回你自己回,我要回我的……狮驼岭!”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那不行,我也要跟你回狮驼岭!”

C君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激动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轴?我每天要在实验室站十几个小时,只有那么两个小时的放松时间,你现在让我连打球都成了受罪!不要再拿喜欢当作一切事情的借口,喜欢那是你一个人的事,我管不着,但你把它弄成两个人的事,那就是侵害!行,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

说完他一招手说:“服务员,结账!”甩下钱后他连找零都不要就扬长而去了。

回去我想了很久他说的那些话,认真反思了自己的做法是否太过于霸道以至于侵害到了他。可思来想去我找不到一种更好的方法让两人都各得其所,我不知道除了这么做,我还能怎么做。我做不到只能远观而不去亵玩他,我要的不是日后一段青涩的回忆,而是实打实的一个他!既然他不会自己走到我怀中,那我主动跳到他怀中还不行吗?

可让他那样备受困扰也并非我初衷,真让人忧伤,为啥世间不得双全法呢?

转天我经过球馆,站在门口偷偷地朝里张望,C君总在最里面的那块场地,站在门口看不太清。突然D君迎面走了过来,我跟做贼似的转身就要跑。他喊住了我说:“哎,陈小撸你跑什么?哦,知道今天你家C君没来,你也待不住了吧?”

噢,他真的没来,真的因惹不起便躲起来了吗?我有些感伤,跟D君说:“学长麻烦你一件事,拜托你帮我转告C君,就说我以后再也不来找他了,让他千万别为了躲我而放弃羽毛球,他打得那么好……”

D君有点吃惊,问:“这从何说起啊?”

我苦笑着道:“这得从宇宙鸿蒙,开天辟地说起了。不过有比赛我还是会去给他加油的,毕竟我还是他的铁杆粉丝嘛……”

晚上我倒在榻上胡乱地刷着手机,看到微博上有个博主叫“依萍日记”,觉得挺有意思。我也想建个微博叫“小撸日记”,然后专门记载离开C君的第几天,想他想他……


2

转眼一个半月过去,我的手已恢复如常。

那天我收到了安心学姐的微信,她说:“社里马上要考核选拔校队队员了,你没事多来球场练练球啊。还有在你离开的日子里,有女队员对你家C君献殷勤献得可紧了。”

我想了想回复她说:“C君已经不是我家的啦,他是大家的!”

安心学姐回复道:“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啦?poor boy。”

明明是我被驱逐出境,咋我还成了负心汉?

我试图无视学姐的微信,但那个无事献殷勤的女队员老在我脑子里转,到底是哪个妖精在跟C君示好?她长得有我好看吗?还有C君是怎么个态度?也跟对我似的秋风扫落叶吗?

忍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我还是决定去球场一探究竟。

时隔一个半月再见到C君,恍若隔世,看他又在场上生龙活虎地高接低挡,我特别高兴。我真的好喜欢他这个样子啊,总让人感觉到生命的鲜活。

我没有上前去打扰他,只是远远地看着,这让我想起了许茹芸有一首肝肠寸断的歌是这样唱的:我也很安静,远远看着你,把想念藏在拭泪的手心,就怕不小心,又会表错情,以为还有余音。

我没有去打扰他,却有人替代了我的位置。

我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粉色运动服、束着高马尾辫的女孩握着球拍蹦蹦跳跳地过去了,她硬生生中止了C君和他好哥儿们D君的对练,说了句什么,竟就取代了D君的位置,和C君打起了对拉!

更糟糕的是,她球技竟然不错,和C君对打得有模有样,完全不似我当初的惨状。她甚至还出其不意地打了一记跳扣,C君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球掉入界内。他倾下身子用球拍把球刮起,又将球轻轻颠回给她,笑着冲她竖了个大拇指。

那一刻我的心电闪雷鸣,这一把我还真是输得彻底啊。

本来我的心湖已趋平静,那天去图书馆上晚自习,我认识了一个数学系的男生,我本该顺顺当当地走入下一段感情中了,可眼前这一幕让我满腔怒意难平。

说到底我还是不情愿踏上命运为我安排的有平静欢乐和心灵安宁的那条路,就像一个在海盗船上出生和成长的水手,总是习惯了与暴风雨去搏斗啊。

回到寝室我千头万绪地坐在床上发呆。蒙奇奇吃完饭回来,看我在床上打坐,问我:“吃了吗?”我说:“没吃,没心情。”

她说:“你又怎么了?”我就把今天在球场看到的那一幕跟她说了。

奇奇说:“你不是已经放弃他了吗?那还烦恼什么,人家总得结婚生子、生老病死,你介意得过来吗?”

“可是我只想我一个人给他送终!”我郁郁寡欢地说。


3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你不仁,那我也就不义了!

借着社内考核在即,要抓紧时间练球的由头,我又开始了球场打卡生涯。

再次见到我,C君还是带着些情绪,打球时也眉头紧蹙,好似有天大的烦恼。我并没有主动去和他说话,也避免和他有过多的目光接触,试图让他放松对我的警惕。

我装作非常认真地和另外几个女生练球,她们的水平和我差不多,友谊球你来我往地打得倒也还顺畅。

C君的练习场就在我们场地的边上,打了一会儿他们休息了,几个人坐在场边喝水。有个话多的,开始对着我们那场地里的几个女生评头论足:“这几个是社里上一批新来的?咋打成这样?安心是咋收的人啊?”

又一个人说:“她的策略你猜不透。”

那个人又说了:“她自己水平就够次了,这些还不如她呢,不如统统收入后宫给我当啦啦队。”

这话要是C君说的,我得第一个报名响应,但不是他说的,我听着就来气!我扭头瞪了那人一眼说:“你多大的脸,还啦啦队!你算队里的第几号人物啊?”

那人嘿嘿一笑冲我乐开了:“哟,还怒了,怎么这点抗压能力都没有啊?”

我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海豹突击队,要抗压能力干吗?”

场边坐着三个人,两个面对着我们坐着,只有一个人背对着我们,那个人就是C君。听见我们起了争执,他也扭过头来看。

那个人继续逗我,说:“怎么听不得真话呢,这四个人里就属你打得最臭,不如你过来我给你一对一辅导一下吧,包你技术突飞猛进!”

“瞎贫什么呢,”C君一掌拍在那人后脑勺上,说,“起来,我给你一对一辅导一下!”

看那人顿时灰溜溜的模样,我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C君竟会替我出头。我越想越高兴,动力十足地打一会儿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再打一会儿。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我累到筋疲力尽,好不容易挨到C君收包要走了,我也赶紧和队友告辞。

我追上他,腼腆地说:“好久不见啊。”

他点了点头说:“嗯。”

“谢谢你刚刚帮我教训了那个浑球。”

他愣了一下,说:“你别误会……”

我抢着说:“没有误会,反正你那掌就是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

他无言以对,低着头只顾朝前走。

走到了岔路口,我跟他说:“我要去食堂吃大鸡腿了,我想你肯定不会去,那就拜拜啦!”

我冲他挥了挥手,在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跑了,给他留下了一个神秘难测的背影。

我怎么都觉得今天的自己好棒棒啊!


4

一觉醒来,我尝到了运动过量的恶果。我浑身肌肉酸痛得跟被大棒子狠狠抡了一遍似的,重灾区是手臂,酸胀得连衣服都穿不上。

蒙奇奇一边帮我套袖子一边说:“我也是佩服你佩服得紧,为了个男人真不辞辛苦。”

达芬芬说:“你可以嗑一粒布洛芬,缓解肌肉疼痛灵得很。”

我一听赶忙说:“真的吗?那快给我来一粒江湖救急!下午我还得去练球呢!”

蒙奇奇说:“如果你能把这股狠劲儿用来对付学习,奖学金能拿到你手软。如果这男人最终没被你拿下,我都得跑天安门去给你鸣冤!”

我嘿嘿一笑,豁达地说:“但尽人事,各凭天命嘛。”

当我忍着酸痛去到球馆的时候,却被他的队友告知今天C君有事没来,我一听反而如释重负,球也不练了,直奔食堂吃了个大鸡腿就回来了。

晚上我心血来潮想去图书馆自习,但又怕没位置白跑一趟,突然就想到了那个数学系男生。我给他发了条微信,问他晚上去不去图书馆。

他很快就回我说:“去,你呢?”

我说:“我也想去,但去不了太早,肯定占不到位置。”

他说:“没事,我现在去,帮你占一个。”

半个小时后,他回信告诉我位置已占好,直接来即可。

蒙奇奇说:“你瞧,跟这样的人谈恋爱多省心省力。”

我说:“谈恋爱怎么图的是省心?天天躺床上睡觉不更省心?谈恋爱讲究的是激情碰撞,火花四溅啊!”

蒙奇奇哼哼说:“还火花四溅,我看你是鲜血四溅!”

我也哼哼地说:“你这胆小鬼懂个屁啊。”

晚上我带着专业书去到图书馆,经过书架又随意抓了本小说。

数学系男生看到我来了,冲我憨憨地一笑,把一罐伊利QQ星推我面前说:“上次看你喝这个……”

男生心这么细也真是难得。我对他说了声谢谢。我正好口渴,便拆了管子插入罐中啜了一口。

“我一直以为这个是小孩儿喝的。”他笑着说。

“的确是小孩儿喝的,但小孩喝得我也喝得啊。”我回他。

他笑道:“我看你就跟小孩儿似的。”

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低头翻开书看了起来。

他随手拿起我搁在案头的那本小说,“咦”了一声说:“《云海玉弓缘》?我人生中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就是《云海玉弓缘》,那还是我上初中时的事。”

“哦?那我问你啊,如果你是金世遗,你会选择谷之华还是厉胜男?”

他思考了一秒钟说:“厉胜男吧。”

“为什么?”

他说:“厉胜男虽然心肠歹毒,但她叛逆、神秘,又热情如火啊,男人总是会被未知不定的生活诱惑,相比一眼就能看到底的谷之华,我想金世遗很难不对那样的女人动心吧。而且厉胜男为得到金世遗不择手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魄力也举世无双,虽然最后她死了,但得到金世遗的爱也算能瞑目了。”

“你觉得金世遗是真心爱她吗?难道不是因为她穿着嫁衣死在他怀中的那个场面太过震撼,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毕竟谁也不能跟个死人争宠。”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是结果的假象,不能忽略之前的累积啊。武侠世界正邪不两立,让金世遗这样的正人君子承认爱上个邪魔外道的妖女是需要勇气的。你看武侠小说里反派爱上名门正派的,像任盈盈、赵敏、殷素素,哪个不是改邪归正,不惜背叛自己的亲人甚至民族,即便是黄蓉那般不羁,也会为了郭靖敛了性子,死守襄阳至双双战死。这么看,坚持自我一路坏到底的厉胜男还真的是女性角色里的一朵奇葩啊。”

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我简直对他刮目相看,而且他的思路甚合我意,我继续问道:“你是说男人都很吃女生穷追不舍这套?”

“这个嘛……”

对面人突然叩了叩桌子,投递过来不满的眼神,嫌我们的低语打扰了她的清修,我们只得噤声。

各自看了一会儿书,我调了静音的手机突然一亮,收到了一条微信。我点开一看,是旁边人给我发的:“想吃雪冰吗?”

这个男的可真厉害,他咋知道我是个吃货?我回他说:“走!”

于是我们就收拾书包,去校门口的甜品店了。

站在柜台边看着墙上的品目单,他问我要什么口味,我说我想要个芒果的。

他说:“我建议你啊,要那个抹茶的。”

点完后落座,我问他是不是经常带妹子来吃冰。他说:“我第一次来。”

我惊讶地说:“那你咋知道抹茶的最好吃?”

他说:“我不知道啊,但那个最贵,贵总有贵的道理吧。”

我哈哈笑道:“也就贵两块钱。”

他挠了挠头也笑。真是个可爱的家伙。

就在我们头碰头吃冰时,他突然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啊?”

我说:“没有,但有个挺喜欢的人。”

他“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失望。

我垂着头说:“但是人家并不喜欢我,我只是单相思。”

“难怪你刚刚问那样的问题。那你还打算继续吗?”

“你会喜欢一个对你死缠烂打的女生吗?”

“像厉胜男那样?”他笑了笑,说,“现实生活肯定和书中故事不一样,如果女方都到死缠烂打的地步了,那男方应该是真的不喜欢女方吧。”

“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改观?”

他想了想,说:“我说不好,这其中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主要还得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凤姐那样的,那肯定是抵死不从了。”

我说:“那我这样的呢?”

他笑道:“那还用死缠烂打吗?那是我的福气。”

我也嘿嘿一笑,避开了他的目光。

从甜品店出来,他送我回宿舍。在宿舍楼底下告别的时候,他突然问了句:“那个你喜欢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说:“很普通的一个人,不过羽毛球打得挺好。”

“其实我足球踢得也不错,”他笑着说,“不过还是祝你死缠烂打最终能获得成功吧,如果不成功……”

“那就成仁!”我攥着拳说。

他笑笑说:“真跟厉胜男似的。”

上楼梯的时候我想,谁要做厉胜男只留一座坟?我可是要上他户口本,和他生同床死同碑的人啊!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