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 | 约定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05-16 22:54:3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181 约定

作词 林   夕

作曲 陈小霞

原唱 王   菲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留住笑著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 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档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还记得当天吉他的和弦
还明白每段旋律的伏线
当天街角流过你声线
沿路旅程如歌褪变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记得某晚失眠,顺手点开歌单循环到等,明明温和的旋律却让人瞬间清醒。跟人讲起歌里明知一辈子都会遗憾但不得不含笑告别的酸楚,探不出在想谁,也探不出突然产生的共鸣源自哪里,但就是一整晚都睁着眼睛。

 

目睹她远去,她的脚印心中会永印。



 

但最后视线停在约定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


陈胖唱出这首歌的感觉,像七年后某个或是飘满雪花的夜里,看着窗外暖黄色的街灯突然想起你;昏暗灯光下提笔落字,写好情感饱满的一封信,贴完邮票却顿在收件人地址那一栏;你我早已断了联系,留下的信物只有七年前那段记忆,我这写好的满满一封信,只能读给自己听。


又是另一种告别啊。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留住笑著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 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哩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档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一生里走得最快的大概就是跟你告别的那晚,为了留下最后一段美好的回忆,在陪你走过半里长街时没有停止过笑意。


那天的街灯把视线照得异常温暖,却没能敌住心里阵阵寒意,你边走边笑的样子在投影下越发生动,我不敢抬头看你,低头又忍不住泪意。只能逼退眼泪凝视你的影子,还如初识般好看。


多年后那个影子还是深深刻在脑海里,带着你温柔的笑意,可我没有办法加热那段记忆,回忆的时候心里下着雪,御不了寒。



 

 忘掉天地 彷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 相约看 漫天黄叶远飞 

 

掉进回忆里的人,像是戴上失忆的帽子。除了生命里那段昏黄的往事再也记不起时间轴上你我分离的时日,仿佛眼神还停留在看你的最后一眼,定在那里一晃七年。


不记得如何似常人般一人吃饭一人过节;不记得独自路过你爱逛的商店时怎样压抑着思绪;也不记得自己何来勇气循环你爱听的歌。


告别就像一场告白,告诉你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可能再也不关心天气;不对世事抱有鲜明的态度,讲不出出激烈的言辞;懒于勤奋在准备礼物为自己庆生;更不想打扫你留在心里的痕迹。我也许再也不能活得生动,但即使没有你,我还是可以过得很好。




可即使没有你,当我独自路过霜降时分的枯树下,看见打扫落叶的工人,也依旧铭记着很久很久以前,你说叶落很美。


我答应陪你度过的秋天,即使已经在我们分离的日子里溜走了很多个,但我还在等你。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自己 
 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年岁渐长,无尽奔波里早已蜕变当初的模样,或许有一天甘心放下死守的情怀,甘心接受要活在世人眼光里的事实,变成大千世界里平凡庸碌的一个人,我希望你还能认得我。因为无论我最终不得已将人生赌注投向哪里,有生之年都会记得你我约定。


就算你的容颜和心境敌不过岁月变迁,哪怕再见已是稀年,我都认得你。




我以为故事听到这里就结束了。


但接下来陈胖说,




多谢 有一位朋友
我唔知大家是不是 我就挂念了他七年
今次是他嘅死祭
他在生之前同我说讲过一句 好关心我的说话
但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同他讲一句
在面对面回覆他一句说话
这件事令我觉得 大家有机会讲的时候
尽快讲 不要再留 别考虑那么多
但唔紧要 我知他现在都听到我们的
哥哥 今晚接下来这首歌是代表了我对你的心声 多谢你!

 

一首特别的歌,在特别的一天,唱给一个特别的人。


我很遗憾没能在懂事之前喜欢上哥哥,懂事之后却已是阴阳相隔。不能做个合格的追星族为接机奔走,更没办法为他的演唱会疯狂;有时候愿你安好也是一句虚无的话因为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觉得自己喜欢了一个优秀的伟大的但是无比遥远的人,有时候又感到这人就在身边,听歌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觉得好近好近,可动一下视线就又消失不见。